一只 布谷鸟(图)

财神位 http://www.cnmpsolar 评论

云淡风轻 我有自己判定春天来临的标准,标准之一就是听到第一声布谷鸟鸣。我今年记录到的第一声布谷鸟鸣是2月16日9时12分,那时候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哦,春天真的来了。布谷鸟叫起来真是响得惊人,布谷谷、布谷谷……”它声音的独特性在于它能穿越所有其

云淡风轻

 

云淡风轻


  我有自己判定春天来临的标准,标准之一就是听到第一声布谷鸟鸣。我今年记录到的第一声布谷鸟鸣是2月16日9时12分,那时候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哦,春天真的来了。布谷鸟叫起来真是响得惊人,布谷谷、布谷谷……”它声音的独特性在于它能穿越所有其他的声音准确地到达你的耳膜,无论楼上装修人家的冲击钻声有多响,无论马路上重型汽车的声音有多吵,无论江堤上跳广场舞放的《小苹果》的乐声有多么喧嚣……它的叫声并不优美动听,却带有旷远和清新的气息,给人一种振奋感。每当我听到它的叫声时,我就站在窗前朝声音响的地方张望,我真的很想知道这种发出如此之大声音的鸟儿到底长的什么样,可哪里能看得到呢?窗外是荒凉的江滩和茫茫的长江,它到底在什么地方呢?我有时甚至怀疑它来自于江南的树林和田野里。长江现在也没那么宽,坐个渡船,8分钟就能过去。

  但老天自有安排,老天眷顾喜欢鸟儿的人,它为我多次安排了与布谷鸟的会面,但愚蠢的我却一直把它当作鸽子。事情要从我书房窗外的一块狭长的小平台说起,它有3米多长,1米多宽,常有鸟儿光顾。这块小平台无遮无拦,与阳台相连,与阳台只有一面玻璃之隔,我也可以趴在书房的窗户上居高临下地看它。

  现在要说布谷鸟了,它真的经常来,我却有眼不识泰山,以为叫声那么旷远、总是催农民种田的鸟儿不可能和我这个城市里的小公务员有什么关系,跟我有关系的都是些城市化的鸟儿,麻雀、燕子和鸽子之类。直到有一天,我相信我对它的态度可能惹恼了它,它才教训了我一番,让我知道它就是大名鼎鼎的布谷鸟。那天我正在

  书桌前看法布尔的《昆虫记》,看得入神,那天布谷鸟的叫声也似乎格外响亮,布谷谷,布谷谷……一声比一声响,响得让我感觉掉进了它的声音的漩涡,感觉到心神都被这叫声控制。这是咋回事呢,我知道这鸟儿叫得响亮,但也不能这么过分吧。我站起来,呼的一声拉开窗户,而一道灰色的影子也几乎与此同时飞了起来,我们相距顶多1米啊。我看清了它,我对它的身影是如此熟悉。现在我可以叙述布谷鸟像什么样:状如鸽子,灰色,从头至尾约半尺长,很萌,小清新的样子,它的脖子上有精致漂亮如T台美女常围的那种黑白相间的围脖,但尾部又有朴实如农妇常穿的那种灰白色裙边。


  我看清了一只布谷鸟,我清晰而明白地知道了布谷鸟像什么样子,我想我的人生清单可以勾掉一个了,我感到幸福,这种幸福我想一万个人当中也只能找到我这一个。我想起辛弃疾的诗:“一松一竹真朋友,山花山鸟好兄弟。”我想起齐秦和齐豫的歌:“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亩田,你用它来种什么?种桃种李种春风……”那么还有什么可说的呢?布谷鸟是兄弟,是鸟世界派来催促人类播种的使者,种稻种桃种李种春风……每个都要种,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有田。它以其宏宽的鸣叫声督促着人类,致使人类世界总是拥有芬芳美好的食物和芬芳美好的灵魂。文/余毛毛

一只 布谷鸟(图)

大发捕鱼_黑桃K平台:一只 布谷鸟(图)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