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纪录电影 《大河唱》在银川首映

速算 http://www.cnmpsolar 评论

“好看!尤其刘世凯这个人物特别鲜活,神婆子看病那一段两个人的表情让人过目难忘。还有马风山,花儿吼得人心痒痒。”观影结束,观众张雪晴激动地说。 6月12日,音乐纪录电影《大河唱》在宁夏银川举行首映式和主创见面会,导演柯永权、音乐人苏阳以及监制

“好看!尤其刘世凯这个人物特别鲜活,神婆子看病那一段两个人的表情让人过目难忘。还有马风山,花儿吼得人心痒痒。”观影结束,观众张雪晴激动地说。

6月12日,音乐纪录电影《大河唱》在宁夏银川举行首映式和主创见面会,导演柯永权、音乐人苏阳以及监制雷建军来到现场与观众交流。

《大河唱》3年深入拍摄,1600小时的生活影像,以音乐人苏阳为线索,追溯其音乐中所包涵的不同民间音乐形式,记录下四位固守黄河土地的民间艺人——说书人刘世凯、花儿歌手马风山、百年皮影班班主魏宗富、民营秦腔剧团团长张进来的寻常生活,探索他们所代表的艺术与故乡土地之间的连结,展现与探索了黄河流域的传统精神世界,以及深埋在这片土地之下的文化脉络。

《大河唱》海报

《大河唱》海报

脱胎于“黄河今流”艺术项目

苏阳是从黄河边出走的西北民间摇滚代表人,十几年来,致力于将黄河流域的民间艺术与现代艺术融合,让更多的年轻人听到历史悠久的民歌。《大河唱》关注的不仅是黄河,更是生活在这里的每一张面孔,以及他们在时代变化中的共同命运。苏阳说:“在我心里,‘河’其实就是人,它的毛细血管流淌在每个人身上。黄河的意义,就存在于电影中四位民间艺人的生活肌理中。”

苏阳与四位民间艺人相识,最早可以追溯到2006年。利用回西北演出的机会,苏阳会拎着牛奶和酒去拜访他们。相识与交往的过程中,他从这些民间艺术中汲取音乐养分。

“因为他们都不是‘著名’的,反而显得更加真实可感,透过他们的生活可以拍出更真实、质朴、原生态的影像。”

《大合唱》监制雷建军介绍,拍摄本片的缘起是他作为苏阳的歌迷,想探寻苏阳音乐背后的根基与文化意义,进而找到四位民间艺人。

影片筹备之初,进行了3个月的前期调研,整理出超过10万字的资料。历时三年,创作团队将摄影机架到遥远的河边,埋进偏僻的土壤,以“田野记录”的方式,与五位音乐人同吃同住同劳作,像“种地”一样,细致耕耘了每一个有价值的生活瞬间。

从左至右监制雷建军、音乐人苏阳、说书刘世凯、花儿马风山、皮影魏宗富、导演柯永权.jpg .

从左至右监制雷建军、音乐人苏阳、说书刘世凯、花儿马风山、皮影魏宗富、导演柯永权

首映现场

首映现场

现场互动

现场互动

现场互动2

现场互动

现场互动3

现场互动

“人的未来一定扎根于过去”

“寻根”是《大河唱》故事的母题,而根一直存在于苏阳的音乐中。他说:“我们发现这个世界上好听的音乐、好看的艺术其实都有一个共性,没有那么强的对立,一定是传统或者是现代,所有的传统都曾经是现代的,所有现代的都会成为过去。”所以在他看来:“人的未来一定在于过去,不扎根于你所在的土地,不可能真正拥有未来。”

陕北说书、花儿、秦腔、道情皮影,都是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悠久乐音,这些歌里有这片土地祖祖辈辈们的故事,有潜藏在母语中的信仰、生命与表达方式。导演柯永权说,“苏阳的音乐之所以吸引人,在于他抓住了这些艺术中那些更迭与不变,才把古老的歌唱进了当代人的心里。”

《大河唱》记录的不仅是这些古老艺术,还呈现了坚守传承这些艺术的四位民间艺人生动的生活片段。

年过六旬的陕北说书人刘世凯,平日在工地上打工,有时拿着三弦游走在不同城镇中,唱起神仙英雄们的传奇故事;张进来是银川红花渠民间秦腔剧团团长,坚持维系着内心热爱的剧团与舞台;从小痴迷花儿的马风山,喜欢到家乡彭阳的山坡上高唱情歌,只有在唱歌的时候他才能远离一切烦恼,拥有最自由的状态;皮影戏班主魏宗富在农闲的时候,总是会带着皮影班子,奔波在山壑沟渠之间到不同乡镇表演,而面对皮影戏的衰落,这位肩负着皮影世家使命感的艺术家时常会感到不知所措……

16年10月,魏宗富前往北京表演皮影

2016年10月,魏宗富前往北京表演皮影

17年5月河川花儿会马风山唱花儿

2017年5月,河川花儿会马风山唱花儿

“我们从哪里来?往哪里去?”这是《大河唱》的深切发问。苏阳将自己的答案写进了一首首歌曲中,而观众或许也会在影片和歌声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答案。

《大河唱》由马灯电影、峨眉电影、观正影视、咪咕文化、中力影业、细蓝线文化联合出品,柯永权、杨植淳、和渊导演,将于6月18日全国公映。(光明日报全媒体记者王建宏 通讯员 何小红)

音乐纪录电影 《大河唱》在银川首映

大发捕鱼_黑桃K平台:音乐纪录电影 《大河唱》在银川首映

喜欢 (0) or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网友最新评论